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并确定为第一位受访对象
发布日期 : 2019-01-16编辑 : admin 浏览次数 :

  时间在推移,一些经历了特殊历史时期、有着丰富人生阅历的老人的记忆正在慢慢褪色、消逝。及时抢救正在消失的历史,是国内外口述历史推行者共同奉行的原则。

  2014年 12月13日,三湘都市报联合湖南图书馆、湖南师范大学共同发起的“湖湘口述历史研究实践平台暨青少年口述历史培训基地”成立后,立即开展培训活动。第一期口述历史主题实践,将镜头聚焦于湖南图书馆的一批老馆员。这些老馆员,有的为收集珍贵的古籍,颠沛流离;有的为保护地方文化,曾驻守浏阳文家市书库。文革时期,他们为挖掘、抢救地方文化,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与牺牲。

  2014年12月28日晚,本报记者发给湖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大一学生陈满玲一份简单介绍。陈满玲是青少年口述历史培训基地志愿者,周德辉是我们预定的第一期口述历史实践活动的首位受访对象,陈满玲要事先列一份简单的采访提纲。

  近20个问题大半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收到陈满玲等人的采访提纲,湖南图书馆赵惠老师将各种“学术性”问题改成了“说说您生平的经历”、“您是怎么进湖南图书馆的”等。后来,陈满玲坦言,可能是在象牙塔内呆久了,学校里又缺乏口述史实践方面的传授,在“铺天盖地”各种学术资料前埋头苦读,她不知道口述历史需要怎么进行。

  安排好采访团队,列好采访提纲,准备摄像器材……口述历史培训基地的首次采访活动,一切准备妥当。未料,12月29日下午5点,口述团队接到周德辉老伴的电话。她说:“老馆长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耳朵也听不见。很遗憾,不能接受采访了。”

  放弃采访,还是继续行动?省图口述历史团队领队赵惠说,“我们能等,很多老人不能等。他们的记忆需要抢救。”半小时内,口述团队联系到另外一位91岁的老人,并确定为第一位受访对象。这位老人叫王介华,解放前就在省图,是个老长沙。

  秋学社理事长宫雪,大四的师兄邱朴智。临时换采访对象、没有采访经验,陈满玲稍显稚嫩的脸上透着不安,她鼓起勇气跟一旁正在布置现场的赵惠老师说,“心里没底,不知道怎么提问。”赵惠老师一听,笑着回答,“口述历史不需要设定太多的问题,只要随意聊天就好,先问问他的生平经历。等会你们听我问,然后再补充采访。”

  口述历史中,除了录音,最重要的是视频。赵惠老师一边摆弄摄像机器,一边对志愿者说,“视频要注意采光,受访者应面对着光,镜头才不会模糊。”她还补充,“采访抗战老兵时,我们会尽可能地到老兵的家中采访,还原老人的生活环境,也可方便受访者查资料。不过,所有的采访必须尊重受访者的意愿。这次,老人不愿意别人闯入他的生活,我们只能选择其他场地。”

  遗憾的是,因为老人一直在采编部对新书进行编目,对于省图如何搜集古籍以及文革时省图“四旧”类藏书如何处理等问题,王介华无法详细解答。于是,龚旭东、赵惠把提问重点放到了老人上世纪40年代在重庆、南京时的生活。

  熟知长沙历史的人知道,很多80岁以上的老人,历经了两次大事件:文夕大火和长沙会战。赵惠抛出“文夕大火时,您在哪里”的问题。没想到,老人亲历了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在湘潭那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火光。”

  “这很有意思。”采访结束后,龚旭东对志愿者说,关于长沙会战,有传言当年主帅薛岳为夸大战功,战报虚夸,政治考量远甚于军事谋划。王介华的讲述,为这一说法增添了很有趣的感性资料。“口述历史就是如此有意味,任何名人或平民的讲述,都可能道出部分历史线分

  访谈持续2 个小时,除了后面提及几个问题,志愿者陈满玲、滕会大多埋头苦做笔记。原因之一是两人都非长沙人,王介华只会说长沙话。于是,她们在采访时形成了“奇妙”链条,志愿者的提问,由龚旭东或赵惠现场“翻译”。

  活动结束后,赵老师提醒她们:跟受访者要有眼神交流;学会挑重点做笔记,挖掘式提问。

  事后细想,陈满玲懊恼自己太缺乏采访经验,无法跟老人有效沟通。当然,她的收获也不小,那就是跟着91岁老人体验不一样的人生。“我了解到更多长沙的历史,这是以前窝在象牙塔里的我无法获知的。我也感受到老人那种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